<acronym id="8mkoa"><center id="8mkoa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8mkoa"></acronym>

北京安定醫院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>新聞中心 >>綜合新聞

新聞中心

綜合新聞

封閉病房的精神科醫生:最常聽到的訴求是“陪陪我”

字號: + - 14

  當了15年的精神科醫生,沙莎接觸過各種各樣的抑郁癥患者,有深陷焦慮、試圖與孩子一同自殺的新手媽媽,有興趣淡漠、閉門三年不出的青年男性,有頻繁自我傷害的年幼少女,也有長期失眠、情緒失控的媒體工作者……

  當他們不堪折磨尋醫問藥時,還有更多人因缺乏知識或忌憚外界的異樣眼光,無法尋求醫療支持。而沙莎最大的愿望,是看到抑郁癥像其他慢性病一樣被平常對待。

image.png

北京安定醫院抑郁癥治療中心病房主任沙莎

被誤讀的抑郁癥

  最先被誤解的人群并不是患者,而是精神心理工作者。

  前段時間,沙莎作為心理學專家參加一期節目錄制。節目開始前,有人笑著問她,抑郁癥患者天天想著自殺,你和他們待一塊兒不難受嗎?

  她回答:您可能對抑郁有誤解,抑郁癥并不等同于瘋狂自殺。

  沙莎所在的北京安定醫院,是我國最早的公立精神??漆t院。2006年1月,醫院成立了全國首家抑郁癥治療中心,沙莎是治療中心的病房主任。

  大多數時間,她所在的封閉病房中,有六十多張床位專門收治抑郁癥及雙相情感障礙等心境障礙患者。對于精神科封閉病房,外界充滿各種遐想,而在她眼中,這里住著的是一群無時無刻不在承受疾病折磨的人。當被問到在封閉病房與患者獨處一室會不會害怕,她回答,“我并不覺得我的患者危險,相反他們是非常痛苦,是很脆弱的?!?/p>

  她經常要處理病情急性發作的情況。當痛苦無法緩解時,患者會通過吞藥、撞墻等手段自傷,她要在極短的時間內通過藥物治療等手段讓患者回歸平靜。但哪怕是急病發作,患者試圖傷害的也多是自己而非他人。

  更多時候,患者表現出的是無助。在焦慮、害怕、忍不住想死的念頭涌來時,他們會向醫生和護士說出病房中最常出現的一句話。

  ——“你能不能陪我待一會兒?”

遠不止自殺那么簡單

  伴隨著大量的媒體曝光和心理學科普,近年來,抑郁癥似乎成為了公眾最熟悉的精神疾病。

  前幾年,安定醫院日門診量為2000人次,不到兩年突破了5000人次,抑郁癥的號源供不應求,哪怕是普通號,放出不久也會被橫掃一空。

  有人尋求治療,有人尋求評估。最終入院的患者,男女老少,癥狀各異。最常與抑郁關聯的詞語是“自殺”,事實上,這個疾病的復雜性超過公眾想象。

  到今年,沙莎與抑郁癥打交道已有15年。她接診的患者中,有因新生兒常見的小毛病或不接受奶嘴而深陷焦慮,試圖和孩子一同自殺的母親;有將自己關在家中三年不出門,覺得食物有毒、自己的器官變形,拒絕進食的青年男性;有興趣淡漠,頻繁自殺,通過攻擊自我和他人來控制環境的青少年。

  她的身份,有時是精神科醫生,為患者下診斷、開處方、提供住院治療;有時是心理治療師,傾聽來訪者的創傷,幫助他們分析和理解自己的動機與人格。往往,知曉和接受自己患有精神疾病,愿意前往醫院就診的患者,都能獲得有效的治療,媽媽回歸平靜,孩子接受奶瓶,青年人重拾正常的工作能力,恢復正常的生活狀態。

  有時,抑郁背后復雜的成因,也會讓治療不那么順利。

  前一陣,學表演的劉麗被送進病房。劉麗意識不清,對著沙莎叫媽媽,對另一位男大夫喊爸爸。劉麗的求醫之路持續了數年,一直被作為抑郁癥和雙相情感障礙進行治療,但效果不明顯。

  讓沙莎覺得最不對勁的是劉麗的體型——一般來說,表演系學生會保持苗條的身形和健康的皮膚狀態,但劉麗很胖,臉上也長滿了痤瘡。沙莎對劉麗進行了器質性問題的排查,發現持續低鉀血癥和月經不調,請來三甲綜合醫院內分泌科的大夫會診,判斷劉麗患有皮質醇增多癥。之后,劉麗接受了增強核磁掃描,發現垂體上長了可疑瘤體——這是十分罕見的病例,瘤體的刺激是間歇性的,導致皮質醇的增多和精神、體重的變化也呈現出間歇性,抑郁只是其中一個表現。找到病因后,劉麗接受了垂體瘤的摘除手術,很快康復出院。

  在家中三年閉門不出、拒食、營養嚴重不良的李文,則在短期內出現不斷變化的精神疾病特征。首診時,醫生判斷精神分裂癥的可能性大,沙莎和團隊的專家分析后,決定暫緩判斷,先對其進行營養改善,讓大腦代謝恢復。兩周后,李文出現自責、想死等抑郁癥狀,這個變化超出了醫生們的想象,經過物理治療,2周后,又出現了興奮以及攻擊性癥狀,確診為雙相情感障礙。經過數月的治療,李文最終恢復正常,康復出院。

心理學:藝術化表達與理性邏輯的結合體

  每個疑難病例的治療背后,都有大量的分析和思考。這是外界所不了解的心理學的一面:藝術化表達下的理性思維。

  當患者談論個人經歷、表達激烈情緒、甚至出現病情急性發作時,醫生不會被卷入到情緒中,而是飛快思考患者的狀態和可行的應對之策,這需要過硬的專業素養,其中包括成熟的心理素質和分析能力。

  當初,也是基于理性的分析,沙莎定下了未來的職業方向。

  本科時,沙莎的專業是臨床,畢業時有兩個選擇,一是在實習的醫院做心內科醫生,二是轉換方向,攻讀心理學研究生。沙莎分析了自己的優勢,邏輯思維和表達能力強,對于他人的微表情、動作、情緒非常敏感。對心內科是喜歡,而心理學是擅長,她決定做自己擅長的事。

  心理學大體可分為兩個領域,精神科醫生負責診斷、開具處方、住院治療等,心理治療師則傾向于心理咨詢、情緒疏導、精神分析等,沙莎兼具了雙重身份。一開始,沙莎主要學習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咨詢,有一次上課,老師提供了一個行為怪異的少年病例,學生們紛紛給出自己的判斷后,老師說,這個孩子可能是青春型精神分裂癥,不在心理咨詢范疇,需要去安定醫院這樣的精神??漆t院接受治療。這個案例讓沙莎突然意識到,原來自己學了八年,還有一大片領域從未接觸過。畢業后,她決定做一名精神科醫生,專攻心境障礙方向。

  精神科醫生專注癥狀,心理治療師則關注患者的經歷與感受,面對復雜病例,從兩個視角共同推進,有時能更快找到最優解。

  3個月前,13歲的秦月月住院了。她是抑郁癥狀典型,興趣低下,自傷傾向嚴重,嘗試過吞藥、吞各種物體、跳樓自殺,延遲滿足能力極弱,想要什么必須馬上得到。如此低齡發病,考慮跟她的家族史有關,一開始,對她使用藥物治療聯合物理治療,但不論如何足量足療程用藥都沒有效果,治療難度極大。

  對癥治療行不通,沙莎切換思路,查閱最新的專業文獻,決定實施雙心理治療師療法。治療中發現,自我中心、對外界的攻擊性在秦月月的人格結構中占比很大,這與秦月月的成長經歷相關。秦月月從小學習競技游泳,老師對她極為嚴厲,她無力反抗,便學會了偽裝,將憤怒、不滿、仇恨壓抑在心底,面上表現出乖巧的模樣。隨著年齡增長,黑暗人格不時顯露,同病房有小姑娘出院,她會裝作關心地用語言傷害對方,“你不怕出院后他們會看不起你、欺負你嗎?”近半年,她學會用自殺去攻擊外界、控制他人,從周圍驚慌的反饋中尋找快感。

  雙心理治療師療法,比尋常心理治療的頻率高了一倍,秦月月隨時可以獲得治療師的幫助,釋放內在的壓力。當她試圖通過自殺來釋放攻擊性,醫護們保持淡定,切斷她從中獲取快感的回路;告訴她規則,什么不被允許、什么會被限制、什么能得到鼓勵。通過三個月的治療,秦月月從興趣淡漠、難以忍受獨處、無法延遲滿足、頻繁自殺,變為對閱讀、畫畫、醫學深感興趣,攻擊性降低,也能夠耐受等待。她不再試圖操控和撒謊,會向沙莎坦白自己偷偷吞了東西。出院時,她在留給病房的寄語寫著:要敢于說真話,即使可能不好聽。

“希望人們能像接受其他慢性疾病一樣接受抑郁”

  執業時間越長,沙莎越為抑郁癥的復雜感到驚奇。但回歸大眾視角,她不認為外界需要對抑郁癥有專業程度的掌握。

  有時候,只需要再多一點“實用”的認知。

  沙莎接診過一位從事媒體行業的抑郁患者。她的癥狀看似并不典型,表現為記憶力減退、反應力下降、注意力不集中。身體機能的變化,令她無法正常完成工作。沙莎為她開了藥,很快,她回歸了正常的工作狀態。不久后,這位患者領來一個同事,對方的表現是長期失眠,經常一夜只能睡兩個小時,由此帶來精神萎靡、脾氣暴躁,影響到家庭關系。沙莎問診發現,后者的抑郁程度比前者還要深,給予用藥治療后,也獲得了明顯好轉。

  “現代人工作的強度大,長期忍受壓力,反而容易將不良的身體和精神狀態視為尋常,很多人不會聯想到抑郁癥?!鄙成f。有研究表明,即便近年來抑郁就診率升高,絕大多數患者仍未獲得醫療幫助,公眾對其的認知程度仍待提高。

  另一個亟須改變的是觀念。

  同樣是疾病,精神疾病往往比身體疾病更易沾染“恥感”。當外界以異樣的眼光看待抑郁癥,抑郁患者也很難以平常心對待自己的疾病。

  “我最希望看到的是,將來,人們能像接受其他慢性疾病一樣接受抑郁,像包容軀體疾病患者一樣善待抑郁癥患者。在自己情緒出現問題時,愿意尋求精神科醫生的評估和心理治療師的陪伴,讓這種‘高級配置’,變成觸手可及的‘基礎配置’?!鄙成f。

  (文中患者均為化名)

99彩